张国振强调,侵占罪属于典型的“告诉才处理”的犯罪。如果被害人不向人民法院起诉,人民法院就不会对行为人追究刑事责任。但当被害人因受到强制、威吓无法告诉时,人民检察院和被害人的近亲属也可以去告诉。如果所捡物品价值不能满足数额较大的条件,捡拾他人物品隐匿不还的,则属于《民法》规定的不当得利行为,当事人应该受到道德和社会舆论谴责。

江菊说,夫妻俩从小一起长大,关系挺好。成家后,汪桃花和汪军每年都外出打工,年底回家。随着孩子越来越大,汪军认为孩子需要亲自带,便买了面包车在县城跑生意,顺便照顾孩子。 现在孩子读高中,汪军每天接送儿子上学放学,回家后便不会再外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