宽信用的效果或比预期来得慢,需要价格型货币政策配合。一方面,当前民营企业资产负债率高,后续将面临较大的偿还债务和支付利息的压力,在此影响下民营企业利润增速或将回落,从而导致2018年的投资扩张趋势难以维持。另一方面,较高的负债率也从一定程度限制宽信用的实施空间。面对高资产负债率的民企,信用环境难以出现快速改善,只有通过价格型货币政策,包括定向降息、全面普降才能更好的支持民营企业发展。

新京报记者 谢莲 陈沁涵 编辑 刘丹 校对 郭利琴李园